中国文化自信悖论:保守不前的学院派,昏睡难醒的大师们 !

  來源: 匿名  15/10/2023   點擊量: 1577

文/ 刘浩锋

好久没有写学术随笔了。但最近几年,经济内卷不断,地方天文债务危机、楼市危机、生态与有毒食品泛滥、疫苗生物战、失业危机、地缘政治危机、普遍的精神焦虑等等,像一张张大黑幕笼罩在泱泱华夏上空。作为中国人,自然要有中国人的立场与人类的叙事立场。作为文化湖南人,自然要秉持良心,张扬血性,拧着头颅扣在裤带上,也要说出真话,说出符合真理的话。

中国文化自信悖论:保守不前的学院派,昏睡难醒的大师们 !

泰斗黄顺基老暮沉睡:自己不敢想,可否鼓励年轻人实事求是去想

我愿意沉默。因为都是圈子里面很熟的人,而且,在所谓的思想学术界,我又是这么年轻,话说重了说轻了说含糊说透了都不合适。

2011年,在北京邮电大学的全国智能信息逻辑高级研讨会上,泰斗黄顺基当着与会的大教授们对我提出的佛学菩提心蕴含“心极必反”原理亲自颤巍巍站起来进行评价:“年轻人啊,真敢想!”但是,黄老不明白,连想都不敢想,你还想作文化走出去的自强梦?遑论民族复兴这些宏大响亮的中国梦了。

黄老是毛主席接见过的十大哲学家之一,但全然没有学点领袖的精神,缺少点毛主席的 “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的智勇。中国的学界领袖若是中规中矩的在世界学界做绵羊,既缺少大智,也无大勇,更无舍我其谁的雄狮霸气,那豺狼虎豹的牧鞭迟早让你葬送腹中。中国文化自信需要什么样的文化领袖呢?靠这些不敢想象的旧知泰斗?还是靠右派公知带路党,抑或头脑僵硬不化的左派遗老遗少?

黄老当时评价虽然看不出褒义,但也显然不带有贬义。当时与会那多响当当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教授专家,很多数学、逻辑学、哲学学科的学术带头人,智能逻辑学界的专家有何华灿、钟义信等,以及桂起权、万小龙、杨武金等等,都宁静异常的在倾听。而我的短短十几分钟的学术报告是想努力证明,中国文化为何要自信,它的普遍有效的科学基础是什么?为何可以做21世纪的文化雄狮!世界文艺复兴势在必行!

显然,我的学术思想其实没有那么深不可测,也绝没有那么玄乎。

康德说启蒙运动的箴言是:“敢于明智!大胆地运用你自己的悟性!”

我说中国文化复兴与世界文艺复兴的箴言是:“敢于运用符合天道的科学逻辑思维,大胆地去推理!只要你敢于认知用科学逻辑去推理,就一定会获得巨大的突破与发现。

我在会上谈了什么内容了呢?一些教授认为难以置信超乎想象的问题,可是,对于有些学养深厚的教授而言,却犹如醍醐灌顶,明心见性之效。

我致力于推动中华文化复兴,推出自创的“和学”学术思想体系,完全是从数学逻辑学等基础科学层面进入。杜绝那种自以为背后有高师指点传承就可以天花乱坠地武断意淫推理。这正是末法时代的文化混乱无以救渡人觉悟的特征。

和学揭示一个巨大的理论发现:数学“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表明了所有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系统都是不完备性的、局部有效的,它反证出接纳矛盾的太极图蕴含的天道辩证逻辑系统、或赵总宽教授的易卦逻辑公理系统是完备性的、普遍有效的。证明了中国阴阳辩证思维的天道文化是普遍有效科学,我称为“宇宙理性科学”。

这一点,杨振宁与中国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刘钝以及右派公知代表的茅于轼们是真不懂的。杨振宁、刘钝不懂,可以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没有科学。这可能是百年至今,学术界最为无知的笑话。

用赫拉克利特的话来说“偏执是一种神圣的疾病。”他们犯的就是这种西方神圣病。

科学家犯这种偏执幼稚病,是因为只知西方不知东方。只知有分析思维的局部有效的形式逻辑,不知有符合天道的综合思维的整体有效的辩证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院的赵光武教授以及他们一群教授组建的“文化发展与复杂性科学”论坛也是不懂的,他们竟然用形式逻辑来研究复杂性科学系统,这是用排斥矛盾的逻辑工具来研究接纳矛盾的复杂性系统,南辕北辙啊。

他们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疾行探索,只有我2012年在北大燕园开会的时候公开指出了他们的错误,与会顿时鸦雀无声。后来我按着赵光武教授给予的地址,还快递了一套和学给北大哲学院,不知他老人家是否能看得进?抑或有时间去翻阅?(后来著名律师张星水兄力赞和学的思想,极力推荐我去北大讲授和学,但其后被告知,北大有权威教授声称,如果请刘浩锋来北大讲授和学与中国文化,我们权威丧失,面临失业危险。因此作罢)

但尽管如此,搞自然辩证法研究、担任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顾问的人大教授黄顺基也不懂得辨别是非对错?但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北京逻辑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的逻辑学家赵总宽教授懂,并且为此激动不已感慨万千亲自为和学三次审读做序。

上面阐释的学术道理,抛除那些让外行人头晕的逻辑概念,剩下形式推理而言,就是一个简单的正反推理。但是,那多大学科研院所的大师们,他们怎么就不懂呢?所以,我感慨当今——21世纪必醒的中国,沉睡的大师们。

中国文化自信悖论:保守不前的学院派,昏睡难醒的大师们 !

茅于轼教授入列世界思想家:西方学界还在黑暗中沉睡

若是学术领头人,或者是国家的文化大师,都是沉睡不已的话,自然这个国家再怎么图强觉醒,都只能表现为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倾向。一方面大天时已到,四千年轮转运动的历史从波谷已经逐步走出,民族国家的肉体日益觉醒;另一方面,精神却无以支撑起东方巨人的站立,还带着历史的梦魇记忆,不辨东西南北中。而导致精神分裂症的始作俑者也不是这些所谓的中国大师,甚至也不是西方文化沙文主义,而是我们丧失自我反省的对西方文化的自卑与膜拜,这是一种亟待治疗的国民心理疾病。

他们觉不觉醒,是他们的事情。虽然,确实关乎国运。但是,觉醒的时间越长,对他们的成长与声名越不利。英国经济学诺奖获得者科斯不就明白了一半,响应我对邹恒甫、茅于轼们、厉以宁、吴敬琏、张维迎等经济学者的经济学批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揭示“现有的一切西方经济学都是飘在空中的理论”,呼吁转化一种思维方式才是出路。

为何飘在空中,为何需要转化思维方式,我曾在草根网的两篇宏文,对他们毕生虚构的理论,简直就是刀子切豆腐,不费吹灰之力给解决了。见《刘浩锋与邹恒甫论“小脚巨人”的西方经济学》(草根网,2012-06-07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37108.html

见《基础失衡悖论:西方经济学虚拟的逻辑基础》),草根网,2012-05-12)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387&articleId=36144(草根网后来迫于一种高高在上的压力,最后删掉了我的专栏,这是后话。)

人们说我是当代学界的堂吉诃德。我有他的勇气,但武功盖世绝不去与风车作战,而是要为捍卫真理而战,为民族复兴中国梦而战,为人类的和平福祉与和谐世界而战。

和学揭示了许多巨大的理论发现。

随便举一例。太极图蕴含的普遍有效的数学原理。一是等周定理:在所有周长相等的条件下圆面积最大;一个是等面定理:在所有面积相等的条件下球容积最大。西方经济学不是寻求稀缺资源配置的效益最大化么?最大化就要符合等周定理!资本主义不是鼓吹每个人追求利益最大化最后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最大化还是要符合等面定理才行!正因为他们不符合这个普遍有效的数学原理,所以,西方经济学总是周期陷入两极分化,数学逻辑陷入悖论,自由市场最后发生系统崩溃,资本主义最后出现严重内部危机。

他们化解危机的办法与化解数学逻辑学悖论的办法是一个思维,不断扩大论域,不断对外殖民扩大系统,建立单极的世界秩序。这个秩序是不可持续发展的。是只利世界少数人利益而罔顾整体利益的模式。

如果说社会主义是有利于绝大多数人和国家的模式,那么特色社会主义在寻找一种整体共赢的圆满的发展模式。这种模式是东西方文明的共同希望所在。

等周等面定理从数学上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共产主义才是符合人类整体利益最大化的科学社会形态。正如华文出版社副总编宋树理评价的“他不仅从逻辑上论证了西方文化自性危机与周期两极分化恶性循环的病根所在,用“球容积圆面积最大”普遍有效数学原理证明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是符合人类局部长远利益与整体利益最大化的科学制度,并提出了科学的对策以治疗资本主义只顾局部利益至上罔顾整体利益陷入互损与整体利益最小化的悖论困境,在某种意义上,是继承并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和学概论》,《中华文化复兴文集》第一卷,中国文联出版社,P2)

这个显而易见,不难推理的学理,足可以化解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危机。可是,朝野衮衮诸公一边喊左的口号,一边狂奔向右;混合所有制成了一些人瓜分三桶油与国家电力的口头禅,他们想肢解然后再温水煮青蛙式的股市收购侵吞,瓦解社会主义中国最后的经济基础,也瓦解某党最后的执政物质基础,为全面清算某党时代铺就道路。

悲哀的是,西方成功离间了中国的左和右,捧起右打掉了左,最后又出卖了右。

纽约时报不是公布了某某的21亿的贪腐证据?这个处心积虑的阴谋,不是针对某个人去的,而是针对整个国家民族!

如果不是想亡国亡党,解体国家做受西方奴役的附庸,我们做好应对的准备了吗?

登高一望,我的同胞们,那些大师们都还在西方叙述里顾影自赏沉睡不已呀!焉能指责一般附和攻击的受蛊惑的国民,呼呼大睡呀!

右派公知代表之一的厉以宁不是在全国两会上公开说“我们的人气终于上来了!”是的,邪气上来了!不能治疗,亡国亡党,解体中华焉能太久!?

效益与公平,其实是微观经济学与宏观经济学的核心所在。

微观经济学追求效率第一。宏观经济学关心公平与均衡第一。两者的逻辑是否成立存在一个论域边界的问题,存在一个物极必反的逻辑转化问题。

在效益与公平的关系上。我批判茅于轼的“择优分配原理”局部有效,作为社会系统而言,最后必然陷入“择优不优悖论”之中,发生整个系统的两极分化走向崩溃。

因为纳什悖论从数学上给予它很好的证明。但茅于轼教授自有自己的解脱说法,认为自由市场不解决公平问题,只解决效益问题。他不知道,只懂得效益而不懂公平,并非真懂效益。因为效益至上陷入两极分化只有启动公平才能消弭系统崩溃的危机,公平是发展整体的效益。

从而,只懂得追求效益至上的西方微观经济学,并非真懂经济学的全部奥义。同样,只懂追求公平而不懂驾驭效益,也不是真懂公平,并非真懂社会主义;

只有以公平驾驭效益,实现社会均衡稳定高速发展,才是符合天道宇宙法则的经济运行秩序,这应该成为指导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科学理论基础。

大家都知道,不解决公平问题追求效益至上的是资本主义社会。解决社会整体公平问题的是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的诞生就是从反抗人吃人的资本主义社会开始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以公平驾驭效益,以计划调控驾驭市场,以德政驾驭宪政、以仁治驾驭法治。

既要追求效益跨越活力不足问题,更要计划调控,避免滑入另一个极端陷入分化危机;

既要宪政避免权力滥用谋私,更要德政对策法不制众的瓶颈;

既要法治严厉约束惩戒,更要仁治引领政治伦理向善成长。

茅于轼教授以及他的诸多粉丝们的片面观点无疑在说,他们影响改革开放的政策就是引导中国走资本主义邪路。所以,中国的顶层设计,不是独立更生,而是来自世界银行。中国的分税制改革不是独立更生,而是来自美国中情局派遣到香港的张五常。

在中华民族历史上,任何违背民族利益出卖国家利益的人们最终得不到善终。惑乱朝纲只是一时,时代澄明的那天已经不远啊。所以说,任由在这条邪路上继续狂奔,带路党就必然是我们时代的悲剧。

和学揭示了一个巨大的经济学理论问题,那就是:只知道效益而不知公平的右派,并不真懂效益。只知道公平而不知效益的左派,并不真懂公平。只有以公平左腿驾驭效益右腿,运用辩证思维彼此协调均衡运行,才是完整的懂得经济学奥义。换句话说,追求效益的极致必然转向追求公平,追求公平的极致必然转向追求效益。不妨称为“率极均衡原理”。该原理首次发表于《刘浩锋致茅于轼老先生的学术公开信》。(2013年第八期的《亚洲新闻周刊》)

杂志出版后亲自送到茅于轼的北京三里河寓所。没想到三天后,茅于轼发表文章公开修正了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效益与公平问题上,他提出“动态选择”说。我很高兴茅于轼教授终于觉悟了。这是他第二次采用我的观点。

第一次采用是2009年,他新出的《一个经济学家的独立视角》一书中,明确修改了西方经济学概念,将我提出的思想观点“整体的辩证思维”引入其间。但惊讶的是,怎么能够这么大胆的不加引用就直接用晚生观点,是不是年纪大了有所遗忘。这事虽小,但我要质疑的是,既然懂得动态选择,效益至上导致两极分化要选择公平,那么可否摆脱依附西方资本主义道路,重回社会主义道路来解决中国的金融泡沫房市泡沫、社会分配失衡、产业结构失衡等严峻问题!?

事实上,在中国文化的宇宙理性科学面前,他与他们所谓的公知们需要真正的虚心拜师求道。只有真理,才是最后的归旨。真正睿智的人,懂得要向真理低头。虚伪的谦虚与无知的狂妄都是败坏人品的。

中国文化复兴呼吁实践这么一种生活,让年龄序列靠边站,让固执偏见靠边站,让权威泰斗靠边站,只有真理才能成为我们时代的导师、六道众生的导师。

因为,西方自由市场追求的是局部利益最大化的局部效益,公平是整体的效益,自由市场解决的效益是局部的公平。看似每个人都有自由竞争的机会,但是在一个私恶价值为基础的理性人环境里,狼犬的自由意味羊群的灭亡。

法治从来是狡猾人逃避规避最好的口实,却是捆绑老实人的绳索。(最近很多楼市大咖的做法印证了)缺失天下为公的圣贤主导的德治仁政维护社会整体的均衡发展,那么社会分化是无法避免的。中国的复兴崛起本来是引领亚洲人民走向和平共富,实现亚洲梦的中坚力量。

可是,中国周边的国家全然被人挑拨离间与小恩小利的蒙蔽利用了。

他们竟然相信美国的鬼话,中国复兴崛起会像美国压制周边拉美国家一样对待东南亚国家。但是,追求梵天合一,神人合一、天人合一的东方民族怎么能够轻易的相信鬼话呢?原因还是出在自身缺失文化自觉自信所致,皆急于像日本一样脱亚入欧,背弃华夏祖宗了。

他们习惯了贩卖西方理论到中国,然后做西方学术传声筒在中国的大师。他们还普遍没有认知原来更厉害的普遍有效的科学原理竟然蕴含在老祖宗的太极图里面。他们中间,除了赵总宽教授是明白人,绝大多数的教授们的精神在悍然沉睡。

最近,茅于轼教授在海外自2012年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后,今年4月底英国《前景》(Prospect)杂志又将茅于轼评为十大“2014世界思想家”之一(位列第4,第5位是教皇方济各)。这又是西方制造的一个笑话。大意是想让茅于轼教授做中国改革开放的教皇。

西方哲学自从进入后现代价值虚无主义之后,西方哲学的衰竭宣布破产了。当代世界他们还有思想家?有是有,就是这些掩耳盗铃、学术一知半解的由学者包装而成的所谓思想家。他们除了炒西方文化的旧饭,就拿不出新的经得起推敲的科学理论?

于是乎,问题的根底不在这里了。在于维护西方学术利益,以及落实到最后的是经济利益、政治利益。

2014年5月6日,天则经济研究所在北京举办庆祝茅于轼教授获奖晚宴。在获奖感言中,茅于轼教授坦言它写的东西90%都是中文发表,外国人也看不到中文,怎么会把他给评上了?他没有直接作出答案。

中国文化自信悖论:保守不前的学院派,昏睡难醒的大师们 !

国学大师们在沉睡:不懂得让西方人理解中国文化逻辑与价值

随着国家鼓励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走出去,国学理论与国学大师们都雨后春笋般崛起。这当然是好事。但孔子学院遭遇西方世界抵触沦为汉语教学机构,是一个文化大败笔。国家投了以亿为单位计的公币,不能不对此反思总结。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台上的大师们与国学理论除了炒旧饭,还不能以中国文化为基础,与时俱进兼容西方文化,用西方人的矛击西方人的盾,用西方的形式语言与定律,来破解西方文化的漏洞,论证出中国文化复兴的优越性、兼容性。

总之,一句话,就是我们国家储备的大师们,没有能力让西方人正确理解中国文化逻辑与核心价值。换句话说,国学理论不能与时俱进解决西方危机与中国危机的,都是假大空的自欺欺人的意淫。这种理论是要误国误民误导世界的。

中国文化复兴依赖的是普遍有效的数学逻辑学原理作为牢固的基础。

太极图蕴含的普遍有效的数学等周等面定理,以及蕴含的符合天道宇宙法则、普遍有效的辩证逻辑,是国学复兴的两大基石。

搞国学理论的不明白这些,搬用任何老祖宗的概念都解决不了国学复兴的问题。因为,科学昌明的全球一体化时代,中国文化面对的不仅是国家危机,更是世界危机。只有解决了西方危机与自身危机的国学创新与思想大师,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迫切呼唤的文化旗帜与文化领袖!

刻意忽略这一点,或者不明白这一点,不管什么样的大师,不是为了忽悠利益,就是在引导人们走邪路。

和学还揭示了一个巨大理论发现:中世纪逻辑学家“邓斯各脱定理”证明了在形式逻辑系统中,假使矛盾能够成立,那么,矛盾可以推理出宇宙一切。它反证了,接纳矛盾的符合天道的辩证逻辑系统或易卦逻辑系统是宇宙理性科学,证明了阴阳可以推理出宇宙一切,证明了中国“阴阳化生天地万物”的宇宙生成观是科学的。

天道即阴阳、矛盾的辩证转化关系。中世纪“邓斯•司各脱定理”即是从排斥矛盾的经典逻辑局部系统中反证出阴阳或矛盾可以推理出宇宙一切。赵总宽教授著名的辩证逻辑公理体系,是直接证明了阴阳或矛盾可以推理出宇宙一切;这一正一反,都证明了遵循天道宇宙理性科学规律创生出宇宙一切。佛学小乘解决的就是万事万物因缘和合所致都存在因果逻辑。和学只是从逻辑学层面进行了科学证明。这为和学提升国民精神,重塑民族信仰,提供了科学认知基础。

但是,学界的很多人之所以不明白,是因为陷入狭隘的概念范畴跳不出来。他们接受矛盾,但对阴阳是不是矛盾范畴持有异议。

和学创建天道辩证逻辑,它破除了逻辑矛盾作为西方形式逻辑系统、经典逻辑的历史范畴,将逻辑从传统狭窄格局中解放出来放入宇宙范畴,解决传统逻辑矛盾与辩证矛盾彼此不能统一的难题,指出他们存在形式上的差异性,但本质是同一的。以宇宙逻辑的方式来再现阐释宇宙创生与毁灭、物质与精神的辩证运动过程。

和学揭示的巨大理论发现还有很多。这都夯实了当代中国文化复兴的理论基础。比如,宇宙全息是玄说,一直以来没有获得科学证明。但和学用一个数学原理进行了科学的揭示。

罗素悖论,表明了在无穷系统中,局部包含有整体同样多的信息,它从数学上证明了宇宙全息。而宇宙全息证明了佛学“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是宇宙理性科学。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推理,学术界的大师们还在沉睡不已。须知,大师们的麻木会导致国家民族的麻木愚钝。从而只能永远处于西方屁股后面,受人牵鼻宰割。

总之,观天下大势,民族复兴势在必行。然而,目睹现状,恐怕没有历经九死一生,人们很难从中幡然觉醒。

好在,我们的国家已经提出民族文化自觉自信自强,习总书记带头吹响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号角。

2014年5月24日首次发表于专栏,2023年10月15日第二次整理发表。